親歷中美兩國區塊鏈技術發展:一次會議,千個靈感的綻放
科技

親歷中美兩國區塊鏈技術發展:一次會議,千個靈感的綻放

2020年01月18日 10:48:07
來源:鈦媒體

本文為歐陽默博士(Omar)鈦媒體獨家專欄的第一篇文章。歐陽默博士是石木資本和RockTree Lex公司的董事長、真格基金的國際合伙人。

在華盛頓參加完美國國會對于Facebook LIBRA的聽證會和政府閉門會議后,我感覺這場本該是關于區塊鏈和LIBRA的問詢變成了一場針對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好萊塢式審判。

會議期間,我和四位Facebook內部人員以及一位LIBRA聯盟的主管坐在一起,前排坐著美國不同政黨代表,眾多媒體悉數到場。當扎克伯格出現的時候,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宛如一個在課堂上表現不好的孩子在眾目睽睽之下向講臺上的老師走去。鎂光燈閃個不停,他的入場又像超級明星亮相戛納紅毯,他最終坐在了所謂的焦點位置。

會議開始前,我的美國團隊告訴我這次聽證會時長大約一個半小時,但沒想到最后變成一個長達六小時的馬拉松。

Facebook此前宣布LIBRA項目時,就得到了世界各地政府的關注。在華盛頓,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先后于2019年7月16日、7月17日、以及10月23日舉行聽證會。在扎克伯格長達6小時的證詞結束后 ,委員會副主席Patrick McHenry的結論是:聽證會在了解LIBRA的目的上進展甚微。

同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在北京召開會議。10月24日,習近平主席向中央政治局致辭,傳達區塊鏈技術的重要性,并宣布中國將在該領域發揮領導作用。

在對于區塊鏈技術的態度上,中美兩國政府可謂對比鮮明:在美國,我們召開了一千次會議,結果一個重大項目被扼殺了;而在中國,我們召開了一次重要會議,上千個項目開始蓬勃發展。

因為早期參與了中美兩國互聯網公司(例如阿里巴巴,百度,Facebook……)的最早融資交易工作,我有幸能親眼目睹中國和美國在互聯網行業的發展。

我于1996年來到中關村,加入新東方團隊,此后又參與搭建最早的“可變利益實體” (VIE)的法律結構,這份工作要求我們與中美兩國的監管機構緊密合作:在采用VIE架構之前,外國對中國境內互聯網公司的投資是被禁止的。VIE結構的出現允許外國投資者合法投資中國的各類互聯網公司,然后讓公司在納斯達克和其他外國股票交易所進行IPO上市。

近幾年,我親歷了兩國區塊鏈的發展:我投資了數十個早期區塊鏈項目,并于七月和十月參加了在美國國會舉行的Facebook LIBRA聽證會以及與美國政府進行的許多與區塊鏈相關的閉門會議。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我個人見證了互聯網和區塊鏈這兩種關鍵技術在這兩個主要國家之間的發展差異 ,結果是令人震驚的:中國互聯網產業大約在2000年左右加速,對中國21世紀的發展至關重要。是當時中國政府的勇氣和遠見卓識使中國擁有今天的成就。技術公司的領導人、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合作、以及律師和風險投資家都為中國的互聯網轉型提供了幫助。

如果沒有中國20年前關于互聯網行業發展的有遠見的決策,很難想象中國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真正發展成為”“影響世界發展的、開放的中國”。放眼未來,我認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另一方面也體現在其對區塊鏈技術的態度上。

于此同時,在美國, 1990年代的互聯網政策被稱為“不要傷害” ("Do Not Harm")政策:美國政府借此聲援民主黨和共和黨與所有監管機構一起,決定允許處于萌芽階段的互聯網技術發展而不是限制它。從歷史上看,這絕對是正確的決定,因為這樣的環境下,創新應用和新商業模式蓬勃發展,效率大幅提升,美國因此迅速發展成為互聯網超級大國。

而親歷了LIBRA聽證會之后,我感到今日華盛頓對待新技術的態度已截然不同。許多人認為這種態度與美國倡導創新和競爭的傳統相反:在聽證會的大吵大鬧之后,扎克伯格和Facebook遭到主席Maxine Waters和其他國會議員嚴厲斥責,部分與LIBRA有關但大部分是對Facebook過去行為的不滿,包括數據隱私、公平住房歧視和疫苗等問題。

其中,“劍橋分析門”事件被重新提起:英國AI科技公司“劍橋分析”利用Facebook的用戶信息影響2016年美國大選及英國脫歐公投的往事再次刺痛了美國政府的神經——美國政府對于Facebook在這兩個歷史事件中的干系憤怒至極,并在年初對Facebook進行了史上最高50億美金的處罰。

我對國會在聽證會的質疑感到困惑:他們將討論內容錯誤地放在與LIBRA,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無關的許多領域。幾乎所有民主黨人都一致攻擊了Facebook,扎克伯格和LIBRA。只有極少數有影響力的民主黨人和許多共和黨人就事論事,將針對區塊鏈技術的議題與Facebook先前的不當行為區別開來,肯定了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對美國的重要性。

扎克伯格是美國政府目前的“公共沙袋”。當場許多討論都是脫離主題的情緒煽動,其中一些代表們甚至沒有問任何問題,只是花了整個時間來對他進行攻擊。委員會主席Maxine Waters對扎克伯格的公開譴責就像祖母在責罵孫子的不當行為,完全沒有向一位美國最優秀的創新者與企業家了解一項新技術所應該持有的開放心態。實際上,我參與的許多實際進展和相關討論都發生在聽證會之后的閉門會議中 ,閉門會議的內容尚未對外公開。

根據LIBRA白皮書所陳述,盡管LIBRA有潛力提供合適的系統, 幫助全球17億沒有銀行賬戶的成年人在智能手機上開始進行相關業務。但國會的信息是明確的:美國政府不信任Facebook和扎克伯格,并且對他的先鋒項目LIBRA表示強烈反對。

作為通常比參議院的議員年齡更小的眾議院議員,眾議院對這項新技術及其應用的重要性有相對更多的了解。然而,大部分美國官員們對區塊鏈技術的無知令人震驚,他們只關注LIBRA的發起者Facebook的所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一名共和黨人問扎克伯格,他認為LIBRA聯盟成員在10月的聽證會之前紛紛退出的原因是什么,扎克伯格給出了一個政治正確的回答:“這是一個冒險的項目”,但他沒有提到民主黨參議員在10月向LIBRA聯盟的主要財務參與者(如Visa和Mastercard)施加的壓力。

區塊鏈技術對傳統金融界的威脅是LIBRA令許多政客和金融機構如此困擾的真正原因。在美國,區塊鏈被廣泛認為是更有價值、更重要、甚至比互聯網更具有顛覆性的技術,特別是對于金融世界而言,RockTree稱其為“華爾街2.0”。金融世界從過時的紙質版交易(例如50年前發送慢速紙質信件)發展到無摩擦的數字交易(例如今天發送即時短信)。

在近代歷史上,美元作為全球主導貨幣及美國作為全球金融領導者的地位正第一次受到技術的威脅。區塊鏈的顛覆性將比互聯網更大,不僅如此,我們正見證它遠高于互聯網的顛覆速度。美國政府如果依法行事,就無法徹底禁止LIBRA,但其依然可以通過嚴格的監管審查流程以及各種其他方式減緩并影響其發展,這正是他們通過這些聽證會所做的事情。

在LIBRA白皮書發布后, 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Maxine Waters立即起草了名為《讓大型科技公司遠離金融法案》——該法案將阻止Facebook和其他收入超過250億美元的技術公司進入金融業——實際上禁止Facebook和硅谷其他巨頭侵犯華爾街的利益。

盡管這項法案可能會因為違憲和其他原因而失敗,但這一舉措讓某些政府成員保護華爾街的利益、扼殺技術的主張昭然若揭。

扎克伯格在證詞中說:“如果美國不持續創新,我們就無法保證已有的領導地位。當我們辯論這些問題時,世界其他地方不會停下他們(區塊鏈發展)的腳步。中國在未來幾個月內會迅速提出類似(LIBRA)的想法。”委員會聯合主席Patrick McHenry表達了類似的擔憂:美國的領導地位不是“預先設定的”, 如果不重視創新本身,美國是否還能出現“引領下個世紀的創新”。他們的發言是有先見之明的。

在中國,習主席對中共中央政治局致辭并表示中國將成為區塊鏈技術的世界領導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習近平主席對區塊鏈及區塊鏈技術在金融,食品安全和扶貧等各種應用的深刻理解。這與美國政府官員和其他一些活躍的國會議員對區塊鏈的巨大益處了解甚少形成強烈的對比。

對于真正了解區塊鏈的人來說,LIBRA不是真正的加密貨幣,但它是區塊鏈技術應用的重要一步。將來,許多企業、機構——例如沃爾瑪將有機會專門設計自己的貨幣系統在他們自有供應商和客戶的全球生態系統中進行交易,從而提升效率。如果Facebook不這樣做,其他機構也會去開發這個技術應用。正如西方國家所說:“精靈不能放回到瓶子里”,因此,我們必須接受而不是忽略已經出現的新技術。委員會聯合主席McHenry稱“中本聰設想的世界……不可阻擋的力量”,并提出“不應試圖阻止這種創新,政府也不能阻止這種創新,所有試圖這樣做的人都失敗了”。

技術發展離不開政府的支持,它需要一個果敢的領導者和開放的創新環境——正如我們在北京所看到的那樣,而不是為了保護過時的金融產業而“買櫝還珠”、遏制創新——就像我們在華盛頓看到的那樣。

扎克伯格在聽證會上的主要論點之一是如果美國不擁抱區塊鏈技術,美國將失去它往日的競爭力。會后我有機會與Waters主席進行交流,她說LIBRA很有可能不被通過(然而,眾議院金融委員會副主席、資深共和黨議員McHenry對我們說LIBRA有可能被通過。)

Waters主席說她沒有任何對于國會可能扼殺創新的擔憂,她確信美國在技術上仍然保持著相對于世界其他地區的競爭優勢。而她在那天的種種言論表明她極其缺乏對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以及美國當前的全球技術競爭力的了解,她仍然生活在一個信息嚴重滯后的時代中。

為了保護過時的行業和商業利益,美國政府領導層不斷遏制技術創新。與之對比的是中國領導人大膽擁抱技術創新,并為此付出大量資源,我們僅用兩個世代就見證了這些不同領導主張所帶來的的深遠影響,這種影響正在改變技術競爭力從西方到東方的遷移。

從華盛頓返回紐約的過程中,我和我的團隊坐了2小時45分鐘的Acela高速列車,即使乘坐直升飛機也要1小時30分鐘,而同樣的距離在中國高鐵上只需要花費不到一個小時。而就在此時消息傳來,習近平主席在政治局發表關于區塊鏈的聲明。有了這樣的聲明,我相信中國的未來發展將不可想象。國家的繁榮不是通過繼承過往獲得,而是通過開創未來實現。而創造的背后離不開領導者的遠見卓識和市場的創新與迭代。

久久爱-久久接色-偷偷撸久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