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李子柒還是華農兄弟,年輕人為什么愛看農村視頻?
科技

不論是李子柒還是華農兄弟,年輕人為什么愛看農村視頻?

2020年01月16日 09:05:24
來源:第一財經

一些人眼中的稀松平常,恰好是另一些人心中的向往生活。

記者 | 鄭晶敏

編輯 | 許詩雨

“大家好,現在下雨啦,天氣好冷好冷哦。我們去看一下那個竹鼠,看一下會不會感冒。”

“本期竹鼠死因——感冒。”視頻里,劉蘇良一說完上面那句開場白,網友馬上發彈幕回應道。

感冒的竹鼠,危!

劉蘇良生活在江西贛州的一個村子,主業是養殖竹鼠。不過他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是華農兄弟的一員。華農兄弟中,劉蘇良負責出鏡,另一名成員“攝影小哥”胡躍清負責拍攝和后期,但實際上“攝影小哥”也經常會露臉。

拍視頻兩年,華農兄弟在B站和西瓜視頻已經分別積累了475.3萬和368萬粉絲。看過華農兄弟視頻的人,聽到竹鼠都會會心一笑。自從第一只竹鼠因為受傷太重被烤熟之后,就陸續有竹鼠死于中暑、不吃東西、食量太大……

竹鼠的百萬死因。

從華農兄弟到日前因在國外視頻網站走紅而引發關注的李子柒,各大平臺涌現出越來越多展現農村生活的視頻創作者。

農村網紅有多紅?華農兄弟了解一下

李子柒讓許多人了解了農村題材視頻的熱度,但因拍攝農村生活而紅的可不只有李子柒。

早在2017年,今日頭條旗下的西瓜視頻就感受到農村題材作品的熱度。當時短視頻應用正流行,人手一臺智能手機刷短視頻的情景在農村并不少見,每個人既是觀眾,也是創作者。但農村題材視頻雖然流行,也存在質量普遍不高、變現難等問題。

2017年7月,西瓜視頻上線農人頻道,不僅在內容上扶持農人創作者,也幫助他們完成內容變現,比如開發銷售農產品的“山貨上頭條”項目。截至目前,該平臺上的農人創作者數量超過3.2萬。漁民老四將自己的趕海日常拍成視頻上傳到西瓜視頻,不到半年,“老四趕海”賬號下就有近百萬關注者。此外,還有村民在視頻里釀酒、做飯、種菜、摘果。這些看似稀松平常甚至有些“土味”的內容,卻總有許多人愛看。

“互聯網的發展和下沉給城市和農村之間撬開了一個口子。對于城市里的年輕人來說,視頻里的鄉村生活是他們從未接觸過的新世界。他們不知道火龍果原來長在樹上,竹鼠怎么養、猴頭菇怎么摘、螃蟹怎么抓。視頻只是將這些還原。”西瓜視頻相關負責人在對《第一財經》YiMagazine的書面回復中提到。

這些來自農村的內容創作者,有人從未離開過農村,也有人從小在農村長大,在外讀書工作后回到農村。

劉蘇良在回家鄉養竹鼠之前就曾在廣州打工。聽說竹鼠在廣州可以賣出高價,他決定試試。為了找到更多買家,他想到拍視頻這個方法。

“就想分享一些農村的生活,尤其是好玩的。分享一下竹鼠怎么好吃,怎么養,讓人看了想吃。”劉蘇良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劉蘇良曾介紹過華農兄弟這個名字的由來,華農二字指的就是中華農民。在此之前,劉蘇良從未接觸過視頻拍攝,更不懂拍攝腳本、鏡頭語言這些專業詞匯。

事實上,直到現在劉蘇良在拍攝之前也沒有腳本,每次站到鏡頭前,想到什么說什么,這反而讓他更自然。就連拍攝內容也是每天早上跟胡躍清碰面之后,兩人臨時商量的。“沒什么拍的就拍狗,抱一抱摟一摟,我們比較隨性。生活里好玩的事都是題材。你可以把它們每天收集起來,每天都要過生活,題材就每天都有。”劉蘇良說。

劉蘇良家經常出鏡的小狗。

這種不加修飾的隨意感,讓看膩了美顏濾鏡、精致生活的網友們找到了久違的真實感。這也是許多人愛看鄉村視頻最重要的原因。在華農兄弟發布第一條視頻的平臺今日頭條上,鄉村內容已經成為其關注度最高的品類之一,同時也涌現出越來越多的農人創作者。2017年5月,甘有琴用賬號“巧婦9妹”在今日頭條發布了一條5分鐘左右的視頻,記錄自己做家常菜和干農活的日常,一天之內播放量超過20萬人次。現在,她的視頻平均點擊量增長至30萬人次,最高達到500萬。而平臺上農人視頻的日均播放量可達2.5億。

巧婦9妹的西瓜視頻主頁。

“他們吃竹鼠的100個理由是很搞笑的梗,但在搞笑的背后,我覺得他們真的是非常可愛、善良真誠的人,他們充滿樂趣的山林生活也讓我很羨慕。”金慧對《第一財經》YiMagazine說。從上海華東師范大學畢業后,金惠進入博物館工作。逛B站是這個90后日常的娛樂方式之一。2018年某個工作日的晚上,金慧像往常一樣打開B站,無意中刷到華農兄弟的視頻,一開始被劉蘇良找理由吃竹鼠的段子逗笑,看了幾段視頻后,他發現華農兄弟的視頻不僅僅是為了搞笑。“他們會許多生活技能,和農村完美融合,平淡的日常恰恰反映出他們在認真生活。”

同是華農的粉絲,羽小團則幸運很多。1990年出生的她今年剛滿30歲,作為一名自由職業者,她不僅能在網上看華農,還有更多時間和機會見到真人。2018年的微博V峰會上,華農兄弟獲得最受粉絲喜愛獎,頒獎人是一名粉絲代表。這位幸運的粉絲就是羽小團。

“真人看起來憨厚靦腆,不刻意搞笑但蜜汁幽默。”生活在城市的她小時候曾有一段時間跟外婆住在農村,華農兄弟的視頻時常讓她想起那段童年時光。“那就是真實的農村。獵奇搞笑、賣人設賣情懷的視頻看多了,真實接地氣的視頻讓人更舒服。他告訴你生活不在別處。”羽小團說。

而對于從未接觸過農村生活的人來說,看這些內容時則多了幾分好奇。金慧從小在上海長大,華農的視頻為她打開了新世界。讓她知道原來還有一群人過著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看到視頻里的劉蘇良上山砍竹子、生火做飯、喂養竹鼠,她在好奇中也帶著一絲羨慕。

互聯網讓世界變得更平了。它讓城市能看到農村的同時,也給生活在農村的人帶來看到外面世界,并改變生活的機會。

農民們如何學當播主?

甘有琴生活在廣西的一個農村,在西瓜視頻上傳視頻之前,她最遠去過鄰省廣東。買了智能手機后,看短視頻成為她的日常娛樂。通過看別人拍的視頻,甘有琴才知道到原來農村和農村之間也有這么大不同。“我就想我們家鄉也挺多水果,也想讓別人看看。”于是,甘有琴注冊了西瓜視頻賬號“巧婦9妹”,并用手機拍了人生中第一條短視頻,記錄自己做家常菜“肉蛋撻”的過程。令她意外的是,這條視頻收獲了不錯的播放量,許多網友在視頻下留言說羨慕她的農家生活。

“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平凡的事,沒想到他們覺得很新奇、很向往。”甘有琴說,“以前我們都是井底之蛙,不太了解外面的東西,很多人留言告訴我們他們家是什么樣的,才知道每個地方的生活都不太一樣。”

受到網友的鼓勵,甘有琴逐漸堅定了認真拍視頻的想法。現在,她在西瓜視頻上擁有389.8萬粉絲,每天更新2至3條視頻。

農村生活雖不如城市精致,但也不代表“土味”。拍視頻始終是門技術活,想要獲得關注,除了真實之外,有趣也是必不可少的。而這需要創作者們從零開始學習拍攝、剪輯、文案等技能。

小喜在決定全職做嗶哩嗶哩(以下簡稱“B站”)up主之前,花了近半年時間學習拍攝知識。他在湖南郴州的一個農村長大,在外工作多年后決定回到家鄉。2017年,他在B站看到一部大馬士革刀的宣傳片,片中詳細展示了刀的制作過程。“我很喜歡那個風格,在工作室里打出一把精致的刀,那個生活我太向往了,心里有股沖動,也想做這樣的事。”因為從小喜歡做手工,他決定用視頻的形式將自己的手藝保存下來。

小喜注冊了賬號“我們的小喜”,用視頻記錄自己做手工的過程。

為了拍出同樣的感覺,從來沒有碰過相機的小喜開始自學攝影。不知道怎么選相機,就在網上查資料。慢慢地,他懂得什么叫“全畫幅”“半畫幅”,也學會了構圖、打光和剪輯。第一個視頻播出后,網友提醒他色調有點奇怪,他又學習了如何調出更有質感的色調。

大學畢業后回到山東菏澤老家的鐵鍋燉兄弟則在文案上下功夫。和大多數up主一樣,鐵鍋燉兄弟一開始也只是想在b站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他們喜歡農村,也喜歡做菜。兩人都是知名視頻播主“美食作家”王剛的粉絲。王剛在每期視頻里都會教一道菜,他們偶爾會學著做。一次將學習過程拍攝成視頻配上文案上傳之后,意外受到網友歡迎,于是“跟王剛老師學做菜”成為鐵鍋燉兄弟的固定欄目。因為文案過于搞笑,鐵鍋燉兄弟在短時間內吸引了大量關注,一年時間積累了25.6萬粉絲。諸如“問題不大”“開隨緣火”“按王剛老師說的做”等臺詞成為了每期固定笑點。

跟王剛老師學做蜂窩玉米,問題好像有點大。

不過時間久了,鐵鍋燉兄弟遇到了選題不夠的困擾。隨著更新頻率下降,漲粉速度也慢了下來。“跟王剛老師學做菜”雖然受歡迎,但有很多菜因為難度太大做不了,拍多了也會有審美疲勞。現在,他們嘗試轉型成為生活類up主,不僅拍美食,也拍農村日常生活。

困擾小喜的問題不是題材不夠,而是對手工和美食兩種內容的取舍。小喜打過石鍋、做過蒸籠,每次做完手工后,小喜都會用成品制作一道菜。他發現比起做手工的過程,網友似乎對美食更感興趣。但他并沒有把自己當成美食up主,“美食只是為了展示成果,手工才是我的最愛。”小喜對手工的喜愛來自于從小在農村的生活經歷。“小時候家里幾乎所有東西都是自己做的。”小喜回憶道。小學時他曾用木頭自己做玩具,對他來說,這是農村孩子的必備技能。小喜認為這些傳統技藝值得被記錄和保留。

小喜嘗試自己打一口鐵鍋。

觀看小喜的視頻,沖著美食來的觀眾會在看了五分鐘做廚具之后失望退出,喜歡他的觀眾則會稱他為“內核up主”,并表示羨慕他世外高人般的田園生活。小喜曾花10幾天時間打了一口石鍋。“彈幕都說我好有耐心,我覺得這不是正常的嗎?我不是世外高人,如果靜下心來想做一個東西,我那些東西都很簡單的,你一定會的,就看你愿不愿意靜下心。”小喜說。

那些視頻讓農民up主與觀眾彼此都在成長

來自農村的創作者們在展現鄉村生活的同時,他們認真對待生活的方式也在影響著觀眾。

“他們雖然總是找各種理由吃竹鼠,但會給受傷的狗上藥,不砍鳥蛋周圍的象草,干的活也是非常辛苦的。”金慧說,“他們最打動我的,是對農作物和生命的熱愛。”

羽小團認為華農兄弟能迅速走紅,網友同樣功不可沒。“中暑”“漂亮”這些梗火了之后,網友制作了許多表情包,每期視頻中網友彈幕都承包了一半笑點。

不僅是華農兄弟,每個創作者都非常重視與網友的互動。鐵鍋燉兄弟視頻文案里的很多笑點也是被彈幕發掘的。比如每次在做錯步驟后說的“問題不大”,被網友調侃“問題很大”。他們經常在彈幕里發現網友覺得是笑點的臺詞,并將它們保留下來。

在拍視頻之前,小喜曾以為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直到上手之后才發現原來這么難。他一有時間就會看彈幕和評論,想知道網友喜歡什么。拍視頻這件事也改變了他的生活態度,“我以前一件事情研究幾小時就放棄了,現在我會一直想試一下、再試一下、還要試一下,去請教別人、找資料,靜下心來做。”

甘有琴在獲得關注之后開始嘗試用自己的影響力幫村民賣水果。她學習了電商知識,通過電商平臺,一天就賣出了以前兩個月的銷量。“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有這個能力,不僅自己過得好,也有能力帶動更多人,那個幸福感滿滿的。”甘有琴說。她還將自己的果園免費承包給沒有果園的村民,幫到更多的人。

和甘有琴一樣,華農兄弟不僅自己賣出了更多竹鼠,也開始幫村民賣橙子和其他農產品。除了B站和西瓜視頻,他們還投放了20多個平臺,期望能被更多人看到。隨著竹鼠養殖規模擴大,劉蘇良叫上弟弟一起幫忙養竹鼠。生活在農村,除了每天都會接到全國各地記者打來的電話,劉蘇良的生活并沒有發生太大變化。“視頻看的人再多,還是得養竹鼠。”

華農、金洋、王剛一起烤竹鼠。

我們為什么愛看農村生活視頻?原因并不是所謂的“審美下沉”,而是在看膩了被包裝出來的精致和各式雞湯后,更容易被真實的力量打動。

以下是華農兄弟粉絲不容錯過的快問快答時間:

H=華農兄弟

Y=YiMagazine

Y:為什么吃竹鼠之前總要找各種理由?

H:總要說點什么。我無緣無故把它殺了,什么都不說,這樣不好吧。最起碼說兩句話,話又不說,就把人家宰了,這樣好尷尬。

說中暑是因為那只竹鼠真的中暑了。夏天我把窗戶關起來了,有點熱,它就趴在那里,我拎起來看看可能中暑了。反正中暑了賣給別人也不好,還不如自己吃,就拎去煮了。后面也一樣,不好的竹鼠就自己吃。

Y:你認為粉絲喜歡看你們視頻的原因是什么?

H:粉絲比較喜歡竹鼠吧,竹鼠市面上比較少見,比較稀奇,而且還好吃。所以反正我個人覺得肯定是喜歡竹鼠不是喜歡我。

Y:你們有什么不能拍的內容嗎?

H:現在冬天禁火,這邊是生態林,我們就不拍到野外、河邊烤火烤東西了,怕別人模仿我們。還有國家規定不能做的東西肯定不能做。

Y:有人評價你們吃竹鼠很殘忍,看到竹鼠被烤熟嚇哭了,有什么想回應的嗎?

H:他們可能不是南方人,我們這有吃竹鼠的習慣。看到竹鼠這么可愛,變成一鍋湯,心疼也能理解。

本文版權歸第一財經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翻譯。

久久爱-久久接色-偷偷撸久久爱